天津家教网


频道:教员必读 来源:天津家教网 点击:120 日期:2024/2/15
我舅,寒门“贵子”
我舅只读了高中,还是问他叔借钱读完的。那时我外公年事已高,没有挣钱能力,本来就十口之家的大家庭,有点钱都用出去了。上高中时的舅,他家里穷得响叮当。
毕业后带着借的不到一千块去广州闯荡,两个月找不到活干,只得住桥洞睡地下过道,一天吃一顿,最后身上一个子也摸不出来,被褥是他唯一资产。没出过县城的他,在那吃了老多苦。一说起早年粤飘经历,我舅话就多了起来。
 
眼看自己要饿死了,得知村里一亲友也在广东,相隔不远,联系上了,我舅有了落脚点。开始睡地板睡沙发,兜里也被塞了点钱,他能吃上面条煮菜叶子。伙食不算好,肚子总归是能饱,住的地方也不再四面有三面漏风,我舅很满足。说完这,我舅也长舒了口气。
我舅被带着做铜缆生意,从看别人干到自己单干,慢慢地,生意越做越大。做生意天津家教方面,他说诚信很重要,要让别人觉得你可靠值得信赖,才会有回头客。油嘴滑舌千万要不得,哪怕和有钱或有权人交往,稳住心态稳住表情很重要,露出怯懦和谄媚,对方只会觉得你低他一等,不是同一级别的人,上位者就不愿意和你来往。就算村里去的,身上没几个钱,还是要挺直腰板说话,守信做事就行。说到经商经验,我舅头头是道,能说两个钟头。
 
在广东打了三四年工,他和高中时的笔友结婚了。那时手机不普及,两人书信来往,慢慢写字,寄出后就是漫长思念。挣了些钱,我舅便赶回老家娶她回家。两人至今感情牢固。
 
很快生了孩子,他给我舅妈在老家县城租房子,那里带娃和上幼儿园比乡下方便得多。他又回到广州,继续做生意。在生意伙伴眼里,他是个乡下来的青年,很有书生气,没啥心眼坏心思,很本分地说话做事,找他做买卖的人越来越多,他也因此大发了。
进社会十年不到,他在乡下老屋地盘上盖了栋大别墅,非常气派,光了宗耀了祖。几年前我舅在东莞天津家教全款买了房,一家人在那安家,后来又开了新公司。至此,他算彻底摆脱农村人标签,实现阶级跃升。
现在,大儿子在深圳大学读计算机,读初中的小儿子成绩也好。娃带大了,舅妈早早实现了快乐人生,平时打打牌,送小儿子上上辅导班。我舅依旧经商,据说在广商会有职位。我妈说四十出头的舅,现存款上千万。
 
我舅也因此成了大家庭里的中心人物,有绝对话语权,亲友都觉得能挣大钱的经商人头脑不一样,聪明得很。我六个姨经常就家务事向他问这问那。
 
我舅,难得的寒门贵子。
------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, 如有任何问题请联系我们。